欢迎光临www.6200js.com有限公司!
栏目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http://www.alpha-omegawf.com
当前位置: www.6200js.com > 小说 >
为什么武侠小说不能成为名著

金庸小说成为海内外华人共同的回忆

想当初,在上世纪90年代,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严家炎在北大课堂开设《金庸小说研究》一课,遭到了很多人的非议。北京大学——这样一个中国顶级的学术殿堂,为什么要研究不入流的武侠小说呢?这难道不是误人子弟么?

为什么不能研究?金庸小说可以说影响了海内外的华人,以前是有井水处有柳词,现在是有井水处有金庸。它在全世界的走红,不恰恰证明了金庸小说的魔力么?文学研究,难道不就应该研究这些有魔力,吸引人的作品么?图片 1

后来,严家炎说到了他开设金庸小说课的缘由。那是因为,海内外大部分学者全部都读金庸,比如余英时、夏志清、陈世骧、冯其庸、章培恒等人。那么,把它作为研究对象,为什么不可以呢?

其实,何止是学者呢。就连邓小平也非常喜欢阅读金庸小说。(据金庸回忆,1981年他曾来大陆见邓小平。本来,金庸是想跟邓小平谈香港问题。但是,邓小平却一直和他聊武侠小说。金庸的一生,他更看重作为报纸评论家的身份,武侠作家的身份他自己认为是等而下之。)图片 2

邓小平与金庸

回答:

问题:武侠小说不也一样揭露了世间爱恨、社会现实,也很有些故事深刻的作品。但为什么只比网络小说好些,但依然称不上是伟大的作品?

武侠小说为什么不能成为名著?武侠小说当然可以成为名著!

现在应该换种角度看文学作品的评价

以前,我们的文艺,强调的是对现实的影响,也强调作家的阶级立场性。所以,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丁玲、萧红和萧军才成为了现代文学的几座大山,其余的人就可以忽略不计。

我们不是说这些作家不好,而是说它们的光环遮蔽了其它的作家。比如鸳鸯蝴蝶派的张恨水,就连鲁迅日记里面都记着,今天又为母亲买了几本张恨水的书(鲁迅母亲都不看自己儿子的书,还要让儿子给买张恨水的作品,想来也别有意义)。可见,这些大众喜闻乐见的作家,肯定有他们闪光的地方。图片 3图片 4

现在,我们已经不以阶级性或者文艺必须要有社会意义来衡量一部作品的好坏,更加看重的是作品本身的内容,思想深度,以及文字风格等等。那么,金庸小说有那么大的读者群,当然也可以列为经典名著了。

当然,我们的文学史也要给予这些作品一定的地位,他们才能更加受人重视,才能更加凸显自己的含量(夏志清一部《中国现代小说史》,把钱钟书和张爱玲单辟一节,于是,他们的地位就不断的上升)。

回答:

图片 5
“武侠小说不也一样揭露了世间爱恨、社会现实吗?为什么就不能成为名著呢?”这个命题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武侠小说”,另一个是“名著”。这个命题提得极好,大有先知先觉之味道!它道出了现今的中国文学史上不以美学艺术成就来作为文学作品的评价标准,而是以一种近乎“道学"的正统的文学观念来评定文学作品的一种文化弊端。

在中国文学史上,武侠小说是以通俗文学的形式而存在的。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文化主管部门完全依照新文学家的文学观点,将通俗文学特别是武侠小说视为逆流,用行政手段加以禁止。因此,武侠小说只能在香港及台湾等小区域发展。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下,作为通俗文学的武侠小说才得以在大陆上“复活",并迅速地在大陆赢得了极其庞大的读者群。这就是武侠小说的前世今生。
图片 6
武侠小说是以港台为主要创作阵地的,那里有一个庞大的作家群。香港知名的有金庸、梁羽生、倪匡、温瑞安等作家。台湾知名的有:古龙、卧龙生、司马紫烟、诸葛青云、柳残阳等作家。可以这样说,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二十年间,是武侠小说的黄金时代。这些武侠小说家继承又发扬了古代武侠小说的创作传统,其中又以金庸、古龙、梁羽生三大家为佼佼者。特别是金庸大师,他把中国新派武侠小说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座武侠小说艺术的里程碑。
图片 7
笔者早年亦酷爱武侠小说,以上列举的作家的武侠小说都大致看过,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到现在独独喜爱金庸的,其它作家武侠小说都不知什么时候跑到爪畦国去了!

笔者认为把文学史上的文学作品分为通俗文学和纯文学(或叫严肃文学)本身就是不严肃的。一切文学作品要评价分出好坏,那只有是有艺术美学价值和无艺术美学价值之分!

因此,笔者在另一篇文章曾以《谈“情节之王”金庸先生》为题专门论述并高度评价过金庸。笔者认为,通俗文学(姑且认为金庸小说是通俗文学)做得最成功的,非金庸先生的十五部武侠小莫属了。金庸写武侠小说写了十五部,至《鹿鼎记》便“金盆洗手"就此停笔了,我常常感慨这是他人生最大的智慧之举!因为再写成二三十部,那就泛滥了,一些题材则必难免会重复的。这就是金庸的过人之处啊!
图片 8
笔者来写此篇,其实主要是来写金庸,因为即使是众多武侠小说家中的佼佼者如古龙、梁羽生二家,亦只够得上个优秀,还远达不到杰出和伟大的。其他的如温瑞安、卧龙生、柳残阳等诸君连优秀还够不上的。只有金庸,他才称得起杰出和伟大。

笔者常对人说,读金庸,不可以武侠小说读之!这是读者读金庸的最关键所在。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内容博大精深,想像丰富,且极具史学、史才、史识;文笔流畅如行云流水,常行于不可不行,常止于不可不止。以他的善于叙述曲折的故事情节,善于描写伟大感情和人物命运,他是应该而且能够在中国观代小说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的。金庸先生可以用一个雅号来称呼他,那便是“情节之王”!以他在部署情节使它在曲折上的技巧,其实就是一个伟大的天才表现。
图片 9
金庸的十五部武侠小说也并不都能称得起名著的,其中只有《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天龙八部》、《鹿鼎记》、《笑傲江湖》这五部杰出伟大的作品,方能称得起“名著"二字!其余的剩下的十部,只能算是优秀的著作而已。

其实,这个命题对于其他的众多武侠小说家来说,题主朋友的说法是对的。只是忽略了一个金庸大师,以及他的五部杰出伟大武侠小说的天才表现。
图片 10
或者,笔者对金庸作出的这种高度评价和看法,要到五十至一百年后或者几百年后才会得到证实呢!因为文学艺术这东西不比其它东西,它是需要历史老人的检验和历史时间的洗礼的。
图片 11

回答:

武侠小说没有名著吗?我认为有,《三侠五义》就是其中之一,也是武侠小说的开山鼻祖,其实笼统的分类《水浒传》也算是武侠小说,只是我们对于武侠小说的理解主要是近代以金庸、古龙、梁羽生为代表的香港武侠小说。图片 12

武侠小说语言不一定精致,但是在与它的通俗性,通过对各种神功和法力的描述,让读者获得感官上的刺激,这是武侠小说突出的重点,而对故事的深刻性,通常不会大手笔的进行描述,这就是所谓的武侠小说不能成为名著的原因。

但是历史总是要向前看的,小说的分类现阶段越来越细化,武侠小说也逐渐分门别类,由正统的武侠向玄幻、修真等方面发展,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网络小说,目前传统的武侠小说市场越来越小,我们更怀念30年至40年前老一辈武侠小说作家,所以再过十年或二十年,射雕英雄传或者白发魔女传成为名著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图片 13

一部伟大的作品,在与经历的大浪淘沙的年代侵袭,仍然有着故事的可读性和深刻性,明清小说以四大名著为代表,早已成为经典中的经典,而武侠在现阶段只是体现着它的娱乐价值,但是在四大名著刚问世之时,当时的人民不也是拿这些小说充当娱乐之用吗?所以我们不要对武侠小说的地位杞人忧天,而是踏踏实实的写好作品,也许你的武侠小说当时候就是一部名著。图片 14

回答:

武侠小说为什么不能成为名著?要想明白这个问题,先得知道~名著和武侠小说的基本概念~

一、名著是指具有较高艺术价值和知名度,且包含永恒主题和经典的人物形象,能够经过时间考验经久不衰,被广泛认识以及流传的文字作品。
图片 15
名著之所以能成为名著,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它基本上反映出了某个时段的国家或者社会存在的现象和问题。这样的作品无论什么时候翻看都可以了解某个时代的国家和社会问题,是什么时候都值得研究的,群众基础比较深厚。名著可以使人陶冶情操,在经典的名著里去探索、去挖掘那些潜在的文学风格。
图片 16
二、武侠小说是中国旧通俗小说的一种重要类型,多以侠客和义士为主人公,描写他们身怀绝技、见义勇为和叛逆造反行为。武侠小说人物塑造个性虽然都很鲜明,但往往角色都被神话了。有的时候一本武功绝学就可以改变命运,人物也是以武功论成败。但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现实中的成败有太多的条件和因素。所以武侠小说的情节离现实生活较远,甚至脱离了社会现实,而且故弄玄虚的成分比较多,大家看着虽然比较过瘾,但实际上不会对生活有什么警醒作用。图片 17

所以说,武侠小说比较难成为真正经典的名著的。

回答:

这个问题的背后,影射的是权力与利益的垄断。

中国的正统文学,是将上世纪初传入中国的一些文学类型作为正统,譬如小说(这里指的是所谓正统小说,既不是鲁迅的那种,也不是金庸古龙琼瑶的那种)、 诗歌、散文等等。图片 18在这个垄断系统内部,有大量的所谓座贾,他们以某某学院、某某协会及其他组织为形式,出则豪车鲍鱼、入则豪宅礼堂,结交的是各个地方的权贵上层,到处给人书法留名题词,或是亲切握手合影,或是故作亲民状拍拍你的小脑壳,说一句:这娃长得真逗!

然,他们几乎很少写作品,尤其是长篇小说,即便写了也没什么人看,即便看了也没什么人说好。说好的,都是没看过的人,以及一小群这样一个小集体内部的人员,还有就是渴望进入这个小集体的那些人。

正因为这个系统的垄断性、权力性,武侠小说作者便很难得到他们的认可,除非你写得太滥而又因某种缘故与他们发生链接(主因在后),从而获得进入这个系统的机会,更有平步青云的可能性(当然很小)。图片 19所以,你所提的问题,为什么武侠小说不能成为名著,就是因为这些垄断势力,他们不会写武侠,也不愿意读武侠——当然,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紧紧握住手中的资源,不愿意分享给那些写武侠的人——实际上,不光是写武侠的人,还有写言情的人,写通俗读物的人,写科幻小说的人,写鲁式散文的人,写历史的人,写儿童文学的人,写故事的人。。。等等等等,都被排斥在外,甚至包括一些认认真真写非鲁式散文的人、写诗歌的人、写正统范小说的人,只要你不愿意趋附,也会遭到视而不见的结果。

而其中的缘故,恰恰就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有所体现,你去看看,所谓武林正统人士对拥有高强武艺之人的排斥,不是写得很清楚吗?俺们打不过你,也不和你打,可是俺们就是江湖第一,俺们就是武林正宗,俺们就是顶级大师,你怎么着,哈哈哈!图片 20所以,对于不愿意趋附权力的写作者而言,我唯一的告诫,就是写好你的文字,不要将希望寄托在这些人身上,他们只认那些东西。正所谓:人在做,天在看!

回答:

图片 21

武侠小说其实可以成为名著的,他暂时不能成为名著是因为它还没有经历岁月的洗礼,在中国古代,小说是不入流的,最高逼格是那些诗词歌赋,因此即使强如四大名著刚出来的时候也大都没有立即被捧上神坛,而是不断地被讨论,后来精彩绝伦,成为一代名著。历史上无论中外,所谓的名著要么反映了波澜壮阔的历史,要么挖掘人性的深处,找到很深刻的最警醒世人的东西,而这最重要的两点武侠小说都符合,就拿武侠巨匠金庸来说,由于他处于民国到共和国过度的时期,并且经历了大陆台湾对峙的大时代,他的作品脱胎于旧时代,承前启后,影响了近半个世纪的中国人,并且通过影视和音乐的形式造成了中国的又一次文化大繁荣。

图片 22

金庸作品假托于历史,包罗万象,医卜星相,三教九流,通过通俗小说的形式,将文学,诗歌,哲学,宗教等等内容以很通俗的形式形象地传达给了最下层的人民大众,里面既表达了民族,历史,爱情,礼教,忠孝,儒释道等多个方面的深刻命题,同时也包涵了波澜壮阔的历史纷争,从宋到清脉络清楚的民族关系和朝代纷争。不仅对人性的发掘足够深刻,同时也借许许多多生动的人物展示了琴棋书画诗酒花等国粹,尤其令武术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方式走进人们的视野,天马行空的想象使得武术在中国历史上史无前例地占据文化的主流,经久不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少林寺,大家都意识到原来我是龙的传人,功夫时至今日都是中国在西方世界中最闪亮的名片,这个过程中金庸当记首功。当代中国人,多少人了解历史了解武术,接触传统文化是通过金庸开始的,逍遥派,桃花岛,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全真七子,明教,张三丰,这些又包涵了多少中国古典文化的精粹?更为强大的是对于影视的影响,由于一个伟大的电影繁荣时代。
图片 23从以《英雄本色》为代表的警匪片,到《黄飞鸿》,《叶问》为代表的功夫片,再到《东邪西毒》为代表的文艺片,大多数或多或少地继承了金庸武侠的些许基因,至于电视剧更是多如牛毛,金庸武侠成为一个传奇学问供世人研究,津津乐道。这些都是一个高峰,由于金庸特定的历史时期伴随着很多传统文化的失传,他的著作不可复制,前无古人,可能也后无来者,他今天对我们的影响相比于四大名著可谓不遑多让。等到几十年过去,它们成为历史, 以金庸小说为代表的武侠小说必将成为中国的经典名著。

回答:

突然想起古龙曾在散文集《谁来和我干杯》中写过几篇关于武侠的感慨,其中有一篇《另外一个世界》,是这么写的:

——还是有关武侠  

我有很多好朋友都跟我一样,都是靠一支笔活了许多年的人,所以他们都觉得这种生涯实在痛苦极了,只要一提起笔,就会觉得头大如斗。  

只有我是例外,我的感觉不一样。  

提笔有时候也高兴得很。  

酒酣耳热,好女在坐,忽然有巨额帐单送来,人人俱将失色,某提笔一划,就已了事,众家朋友呼啸而去,付帐至少已在今夜后,岂能不高兴乎?  

至于签字赚钱,签合约签收据,一签之下,支票就来,不需吹灰之力,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你想不高兴,都困难得很。  

可是若见到稿子摊开在你面前时,就算你想高兴也高兴不起来了。  

稿子当前,你只有写。尤其是写长篇连载,少写一天都不行,就算别人不说你,你自己心里也好象犯了罪一样,时时刻刻都恨不得一头撞死。有一次潘垒告诉我,有一次报馆摧稿,他写不出,这位纵横港台影艺文坛的名作家名导演,居然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这是多么可爱的态度,这个人有一颗多么可爱的赤子之心。  

有一阵子我写稿如乌龟,每天急着满地爬都没用,倪匡问我:“你最近为什么写不出稿?”  

“因为我心情不好。”我说  

“你为什么心情不好?”  

“因为我写不出稿。”  

这个笑话绝不是笑话,只有以写作为生写了三十年的人,才明白其中的痛苦。  二  

可是写杂文就不同了。  

对我来说,写杂文就像另外一个世界,一个文雅而悠闲的世界,充满丰富的人生体验和趣味。  

其实我根本没资格写杂文的,前几天,有幸跟唐鲁孙与夏元瑜两先生同席,见到他们那种平和温雅的长者风采,听到了他们那种充满了机智幽默而又多闻强记的谈吐,我更了解杂文的不易为。  

如果没有那种丰富的学识和经历,如果没有那种广阔的胸襟和精辟的见解,如果没有那种悲天悯人的幽默感,而一点要去写杂文,就是婢学夫人,自讨没趣了。  

不幸的是,我又偏偏喜欢写。  

写杂文至少不像写长篇连载,时时刻刻都感觉到好象有根鞭子在后面抽着你。  

幸好我还有一点点自知之明,所以我写的大多都是我比较了解的事。  

我敢写友情,因为少小离家,无亲无故,已经能多少了解到一点友情的可贵。  

我敢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因为我深深了解到一个江湖人的辛酸和那种无可奈何的痛苦。  

我敢写吃,因为我好吃。  

我敢写喝酒,因为我虽然还没有到达“醉乡路稳宜频至,他处不堪行”的那种意境,却已经常常有“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那种豪气了。  

有时候,我当然也会写一点有关武侠小说这一方面的事,写了这么多年的武侠小说,心里多多少少总难免会有一点感触。  

这种感觉,在我最先写这一类杂文的两篇小稿里,感触最深。  

那已经是多年前写的了。  

那时候武侠小说根本还没被承认是一种小说,那时候的武侠小说还只不过是薄薄的一小本,印刷粗劣,纸质粗糙,编校粗忽,内容也被大多数人认为是“极为粗俗”。那已经是十余年以前的事了,那时候我还是个少不更事的、还很有余勇可鼓的青年敢死队,胸中还不时有血气上涌,随时都敢去冲锋。  

现在,我就把那篇不成气候也不成器的短文,再写一遍出来,让大家比较比较,现在武侠小说的地位,是不是已经比当时有了一种比较公平的评价。  

三  

十六年前,《萧十一郎》第一次拍成电影时(有徐增宏导演,邢慧等主演),我曾有如下感想:写剧本和写小说,在基本的原则上是相同的,但在技巧上却不一样,小说可以用文字来表达思想,剧本的表达却只能限于言语、动作和画面,一定会受到很多限制。  

一个有相当水准的剧本,也应具有相当的“可读性”,所以萧伯纳、易卜生、莎士比亚等,这些名家的剧本,不但是名剧,也是名著。  

但在通常的情况下,都是先有“小说”,然后再有“剧本”,由小说改编成的电影很多,由《飘》而有《乱世佳人》,是个成功的例子,除此之外,还有《简爱》、《呼啸山庄》、《基度山恩仇记》、《傲慢与偏见》、《愚人船》,以及《云泥》、《铁手无情》、《窗外》等。  

《萧十一郎》却是一个很特殊的例子,《萧十一郎》是先有剧本,在电影开拍之后,才有小说的,但《萧十一郎》却又明明是由“小说”改编成的剧本,因为这故事在我心里已酝酿了很久,我要写的本来是“小说”,不是“剧本”。小说和剧本并不完全相同,但意念却是相同的。  

写武侠小说最大的通病就是:废话太多,枝节太多,人物太多,情节也太多。在这种情况下,将武侠小说改编成电影剧本,就变成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谁都无法将《绝代双骄》改成“一部”电影,谁也无法将《独臂刀王》写成“一部”很成功的小说。  

就因为先有了剧本,所以在写《萧十一郎》这部小说的时候,多多少少总难免要受些影响,所以这本小说我相信并不会有太多的枝节,太多的废话,但因此是否回减少“武侠小说”的趣味呢?我不敢否定,也不敢预测。  

我只愿作一个尝试。  

我不敢盼望这尝试能成功,但无论如何,“成功”总是因“尝试”而产生的。  

四  

有一天我在台湾电视公司看排戏,排戏的大都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们大多都是很优秀的演员。  

其中有一个不但是个优秀的演员,也是个优秀的剧作者、优秀的导演,曾经执导过一部出色而不落俗套的影片,在很多影展中获得喝彩声。  

怎么样一个人,当然很有智慧,很有文学修养,他忽然对我说:“我从没看过武侠小说,几时送一套你认为最得意的给我,让我看看武侠小说里写的究竟是些什么?”  

我笑笑。  

我只能笑笑,因为我懂他的意思。 

他认为武侠小说并不值得看,现在所以要看,只不过因为我是他的朋友,而有一点好奇。  

他认为武侠小说的读者绝不会是他那一阶层的人,绝不会是思想新颖的高级知识分子。  

他嘴里说要看看,其实心里却早已否定了武侠小说的价值。  

而他根本就没看过武侠小说,根本就不知道武侠小说写的究竟是什么。  

我不怪他,并非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所以才不怪他,而是因为武侠小说的确给予别人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使人认为就算不看也知道它的内容。  

有这种观念的人并不止他一个人,有很多人都对我说过同样的话。说话时的态度和心理也几乎相同。  

因为武侠小说的确已落入了固定的形式。  

武侠小说的形式大致可分为几种:一个有志气而“天赋异稟”的少年,如何去辛苦学武,学成后如何去扬眉吐气,出人头地。  

这段历程中当然包括了无数次神话般的巧合与奇遇,当然,也包括了一段仇恨,一段爱情,最后是报仇雪恨,有情人终成眷属。  

一个正直的侠客,如何运用他的智慧和武功,破了江湖中一个为非作歹、规模庞大的恶势力,这位侠客不但“少年英俊,文武双全”,而且运气特别好,有时他甚至能以“易容术”化装成各式各样的人,连这些人的至亲好友、父母妻子都辨不出真伪。  

所以这种故事不一定离奇曲折,紧张刺激,而且还很香艳。  

这种形式并不坏,只可惜写得太多了些,已成了俗套,成了公式,假如有人将故事写得更奇秘些,就会被认为是“新”,故事的变化多些,就会被认为是“变”,其实却根本没突破这种形式。  

“新”与“变”并不是这意思。  

《红与黑》写的是一个少年如何引诱别人妻子的心理过程。《国际机场》写的是一个人如何在极度危险中如何重新认清自我。《小妇人》写的是青春与欢乐。《老人与海》写的是勇气和价值,以及生命的可贵。《人鼠之间》写的是人性的骄傲和卑贱……  

这些伟大的作家们,因为他们敏锐的观察力和丰富的想象力,有力地刻画出人性,表达了他们的主题,使读者在为他们书中的人物悲欢感动之余,还能对这世上的人与事,看得更深些,更远些。  

他们表现的方式往往叫人拍案叫绝。  

这么样的故事,这么样的写法,武侠小说也一样可以用,为什么偏偏没有人写过?  谁规定武侠小说一定要怎么样写,才能算正宗的武侠小说?  

武侠小说也和别的小说一样,只要你能吸引读者,使读者被你的人物故事所感动,你就算成功。  

有一天我遇见了一个我很喜欢的女孩子,他读的书并不多,但却不笨。  

当她知道我是个“作家”时,她眼里立刻发出了光,立刻问我:“你写的是什么小说?”  我说谎,却从不这在我喜欢的人面前说谎,因为世上绝没有一个人的记忆力能好得始终记得住自己的谎言,我若喜欢她,就难免要时常和她相处,若时常相处,谎言就一定会被拆穿。  

所以我说:“我写的是武侠小说。”  

她听了之后,眼睛里那种兴奋而关顾的光辉立刻消失。  

我甚至不敢去看她,因为我早已猜出了她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过了很久,她才带着几分谦意告诉我:“我从不看武侠小说。”  

直到和她很熟之后,我才敢问她:“为什么不看?”  

她的回答使我很意外。  

她说:“我看不懂。”  

武侠小说本来是通俗的,为什么会使人看不懂?  

我想了很久,才想通。  

她看不懂的是武侠小说中那种“自成一格”的对话,那种繁复艰涩的招式名称,也看不懂那种四个字一句,很有“古风”的描写字句。  

她很奇怪,武下小说为什么不能将文字写得简单明了些?为什么不将对话写得比较生活化些,比较有人情味。  

我只能解释:“因为我们写的是古时的事,古代的人物。”  

她立刻追问:“你怎么知道古时的人说话是什么样子的?你听过他们说话吗?”  

我怔住,我不能回答!  

她又说:“你们难道以为像评剧和古代小说中那种对话,就是古代人说话的方式?就算真的是,你们也不必那样写呀,因为你们写小说的最大目的,就是要人看,别人若看不懂,就不看,别人不看,你们写什么?”  

她说话的技巧并不高明,却很直接。  

她说的道理也许并不完全对,但至少有点道理。  

写小说,当然是写给别人看的,看的人越多越好。  

武侠小说当然有人看,但武侠小说的读者,几乎和武侠小说本身一样,范围太窄,不看武侠小说的人,比看的人多得多。  

我们若要争取更多的读者,就要想法子要不看武侠小说的人也来看武侠小说,想法子要他们对武侠小说的观念改变。  

所以我们就要新,就要变!  

要新,要变,就要尝试,就要吸收。  

有很多人都认为当今小说最蓬勃兴旺的地方,不在欧美,而在日本。  

因为日本的小说不但能保持它自己的悠久传统,还能吸收。  

它吸收了中国的古典文学,也吸收了很多西方思想。  

日本作者先能将外来文学作品的精华融会贯通,创造出一种新的民族风格文学,武侠小说的作者为什么不能。  

有人说:“从太史公的《游侠列传》开始,中国就有了武侠小说。”  

武侠小说既然也有自己悠久的传统,若能再尽量吸收其他文学作品的精华,总有一天,我们也能将武侠小说创造出一种新的风格,独立的风格,让武侠小说也能在文学的领域中占一席之地,让别人不能否认它的价值。  

让不看武侠小说的人也来看武侠小说。  

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愿望。  

现在我们的力量虽然还不够,但我们至少应该向这条路上去走,挣脱一切束缚往这条路上去走。  

现在我们才起步虽已迟了点,却还不太迟。  

五  

现在我的希望还是和以前一样,我只希望大家都能认同,小说只有两种,——一种好的,一种坏的,好的小说好看,坏的小说看不下去。

图片 24

这篇散文,写尽了古龙对于武侠小说的无奈和试图改变人们对于武侠小说的看法,在古龙看来,武侠小说并非没有名著,也并非没有伟大的作品,而是武侠小说落入了一种俗套,要改变人们对于武侠小说的看法,必须要革新,必须要吸收其他文学作品的精华。

然而现状是当某一位武侠小说家的成功,带来的是后人的模仿,很少有武侠小说家可以独树一帜写出与众不同的风格。早期的金庸是这样,早期的古龙也是这样,金庸和古龙之所以成为一代宗师,在于他们及时调整,及时革新,哪怕这种革新可能会带来失败,比如古龙写《天涯明月刀》便是因为革新的步伐太大,让读者无所适从,古龙为此很痛苦,但痛苦归痛苦,并未改变古龙革新的步伐。金庸也一直在变,早期的《书剑恩仇录》是很传统的武侠小说,可是到《射雕英雄传》之后,已经有了很大的变革,其中最大的变革是《鹿鼎记》和《连城诀》,《鹿鼎记》是一部反武侠作品,《连城诀》则是一部揭示人性的作品,而我最喜欢的金庸小说《笑傲江湖》则是一部更加赤裸裸讲人性的政治小说。

图片 25

如果说伟大,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楚留香传奇》、《陆小凤传奇》、《欢乐英雄》不伟大吗?金庸的《射雕》三部曲、《天龙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记》(倪匡将其称为金庸最好的小说)不伟大吗?梁羽生的《萍踪侠影》、《云海玉弓缘》、《白发魔女》不伟大吗?

图片 26

而被视为中国武侠小说开山鼻祖的《三侠五义》难道不能算名著吗?作为古典长篇名著,《三侠五义》对于后世武侠作品无不出其左右。

图片 27

说武侠小说不能成为名著,大概有几种原因:

1、武侠小说不是严肃文学,武侠小说作为通俗小说,市井气息很浓;

2、武侠小说题材很窄;

3、武侠小说质量参差不齐,大多数作品文学性不高。

虽然很多武侠小说并不能成为名著,但是我们必须要知道,在中国武侠小说史上出现过很多作家。

《三侠五义》的作者石玉昆、民国时期的武侠小说家“奇幻仙侠派”还珠楼主、“社会反讽派”宫白羽、“帮会技击派”郑证因、“悲剧侠情派”王度庐、“奇情推理派”朱贞木、新派武侠小说家的代表:金庸、古龙、梁羽生,古龙之后的代表人物黄易、温瑞安,除此之外港台武侠时期港台的其他作家于香港方面有:蹄风、金锋、张梦还、牟松庭、江一明、避秦楼主、风雨楼主、高峰、石冲等;台湾方面,有:郎红浣、成铁吾、海上击筑生、伴霞楼主、卧龙生、司马翎(即吴楼居士)、诸葛青云、孙玉鑫、龙井天、墨余生、天风楼主、醉仙楼主、独抱楼主、蛊上九、陆鱼、上官鼎、东方玉、曹若冰、南湘野叟、武陵樵子、慕容美、萧逸、古如风、向梦葵、陈青云、柳残阳、司马紫烟、独孤红、奇儒、秋梦痕、于东楼、东方英、雪雁、秦红、墨余生、丁情等。

大陆这边的凤歌、小椴、时未寒、步非烟、沧月、燕垒生、王展飞等。

记住这些武侠小说家,不管武侠小说的未来如何,我都庆幸曾读过一些武侠小说,并自己创作过一些(也许我的第一本实体就是武侠小说,正在修改中)

回答:

名著之所以成为名著,是因为反映一定的社会背景,折射于未来社会,经得起时间历史的考验,给人以启迪和智慧,让后人从中汲取经验和教训,最后化为行动力。

拿中国传统的四大名著来说,《红楼梦》这部书反映了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之事,由他们映衬出封建家族命运衰败的血泪史,封建社会必将走向灭亡的命运。就连《红楼梦》中的角色名字都与他们的兴趣和命运相连,比如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就和他们的爱好琴棋书画有关,让读者通过小说中的角色名字解读对封建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有一个宏观的认识。被后人誉为“道不尽的奇书”。

像《西游记》选自唐僧师徒四人历经重重磨难,西天取经的故事,克服了重重困难,最终取得真经。这部小说虽然是神话故事,但是对于我们今天的现代企业的职场团队管理,生活和思想文化方面都有非常大的借鉴意义。比如,在企业团队管理中,我们经常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唐僧师徒四人被看成一个团队,被迫要裁员一个人,会先裁掉谁?《西游记》的团队管理给予我们很多的启发,充分调动和发挥出团队成员的积极性和特长,才能把团队打造成一支具有战斗力的团队。

图片 28

从上面的论述可以看出,名著大多来源于生活,并且高于生活,并且给予后人一定的思考和借鉴意义。对于饱读名著的后辈来说,“弦歌未止、薪火相传”是对待名著的态度和未来履行的职责。

下面,我们就再来看一看武侠小说,武侠小说离现实生活太过遥远,而且武侠小说所传达出来的精神无非就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理念精神,复仇一直是武侠小说的主线。虽然让人看过之后直呼过瘾,但它的普世价值却是有限的。

图片 29

武侠小说当中的侠客,大多数为百姓鸣不平,惩戒贪官污吏,除暴安良,侠骨柔情。但是在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的统治者看来,却是一种“造反”精神,所以很多侠客不失为朝廷缉拿的要犯。以儒家礼仪尊卑灌输的帝王,是最容不得这类人。常常欲除之而后快,不管他们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都很难逃过帝王的长鞭。

被儒家思想灌输的帝王,希望子民老老实实服从管制,而不希望他们有创新精神。武侠小说中的“造反”即是“大义”的精神,和传统儒家的精神不符。

图片 30

在今天看来,武侠小说也脱离现实太久远,里面的武侠小说的主人公大多数身怀绝技,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很多时候神化了大侠的武功和能力,使之具有超自然力。武侠小说就是武侠小说,不能成为名著。


作者:梦归秦淮(多平台签约作者,历史硕士,知识管理达人 公众号:恒言读书)

干货 | 思考 |技能 | 2018年,一起成长。

链接有趣的人,相约在字里行间,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

回答:

名著,即杰作,最值得推崇的作品,尤指文学、艺术或音乐作品。

为什么武侠小说不能成为名著?

其实武侠小说也有名著啊,只不过咱们对于名著界定不清晰,直接全盘将武侠小说否掉了。

图片 31
金庸、古龙、梁羽生的小说,很多都算是名著,只不过得不到主流文学的承认而已,就像现在一样,谁敢说网络小说是名著?

你看看,外国作家随随便便写一本就是名著,比如村上春树的第一本书《且听风吟》,话说我看了三遍,还是稀里糊涂的,不知道在扯一些什么玩意儿,结果人家就是名著。

图片 32
到了咱这里,金庸老爷子的书难道比他的差?

不比他的差,只是咱们文坛都很爱面子,认为武侠小说上不得台面。

文坛上的作家们,都很喜欢类似《废都》、《围城》、《平凡的世界》、《活着》这样写实的小说,再不济,也是那种魔幻现实主义的。

图片 33
他们宁愿把牛羊马能说话的小说列为名著,也不愿意把人会武功这样的小说列为名著。

其实文坛这群人挺可悲的,他们活在了自己设定的圈子里。

不是武侠小说成不了名著,而是文坛的一群人,不愿意或者说不敢将武侠小说列为名著,因为他们怕折了面子。

图片 34
他们写人的,写社会的,写事情的,披露现实的,不喜欢让自己的宝贝书,跟他们看不起的武侠放一起。

就像美声音乐看低流行音乐,演技派看低小鲜肉,流行音乐人看低网络歌手,一线城市看低二三线城市一样的道理。

可悲。

回答:

我是武侠小说的爱好者,武侠小说算不算名著,要看以谁的作品作为标杆,但是要说武侠小说称其伟大,我看还不能够。

记得中学时期,有个邻居阿姨极力推荐我读《基督山伯爵》,说是她看过的最好看的书。开始我是拒绝的,我以为什么伯爵就是写当官的书。后来假期无聊在图书馆里翻阅,看到了这套书,就看了一下开头,立马就被吸引住了,马上就借阅了一套三本回家,用了几天时间,几乎是没白没黑的通读了一遍。《基督山伯爵》人物形象离奇鲜明,情节引人入胜,如果从这两方面来说,完爆大部分武侠小说。《基督山伯爵》是法国著名小说家大仲马的作品,他还有一部著名小说《三个火枪手》。大仲马是通俗小说作家,作品通俗易懂,情节曲折多变,读起来十分流畅过瘾。那么大仲马的小说算不算名著呢,如果以大仲马作品当标准,那我们一些优秀的武侠小说也是名著。

然而,虽然大仲马是一个极其高产的作家,真的称得上著作等身,他的作品也是极其受欢迎,可以这么说,大仲马在世界文学里地位就好比华语世界里的金庸,在世界各地都有着广泛的受众。但后世人在评价他时,觉得他的文学成就显然没有同时期的雨果高,甚至有些人觉得还不如他的儿子,凭借一部《茶花女》而成名的小仲马。

主要原因还是在作品题材上,大仲马主要以法国历史为框架,写一些离奇的故事和人物,比起雨果他们,似乎少了批判现实的主旨。但是无疑大仲马作品的影响力是十分巨大的,不仅读者无数,很多后世作家都会借鉴他的写作风格,比如金庸、梁羽生的作品都有受他的影响。

通俗小说最大的优点就是可读性高,看起来特别流畅过瘾。而好多被世人称之伟大的作品,读起来往往很费劲。我还记得看雨果的《巴黎圣母院》的时候,看了几页就看不下去了,没办法便开始跳着看,费了好大的劲才终于看完了。等看托尔斯泰作品时,《复活》《安娜可列尼娜》,读起来真的是痛苦,需要咬紧牙关硬挺着去看。这种阅读体验比起阅读大仲马的书真是天壤之别。当然不能说好读的书就不伟大,比如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雨果的《悲惨世界》等等,如果认真去读,也还是蛮有意思的。一般来说,批判现实,批判社会的作品更容易得到主流文学认可,因为思想深刻寓意深远这一点这些主流作品有先天优势。

在我看来,金庸的《鹿鼎记》《笑傲江湖》等作品不仅读起来十分有意思,人物性思想性也挖掘的很深,而古龙的《三少爷的剑》把武侠人物代入平凡人的世界,算是一种尝试,这些作品皆可称之名著。不过武侠小说因为题材限制,它们的影响力很难跳出这个题材限制,所以要称伟大还要差一点。
图片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