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www.6200js.com有限公司!
栏目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http://www.alpha-omegawf.com
当前位置: www.6200js.com > 小说 >
莎士比亚

第一场罗马。城门前科利奥兰纳斯、伏伦妮娅、维吉利娅、米尼涅斯、考密涅斯及若干青年贵族上。科利奥兰纳斯算了,别哭了,就这样分手吧;那多头的畜生把我撞走了。哎,母亲,您从前的勇气呢?您常常说,患难可以试验一个人的品格;非常的境遇方才可以显出非常的气节;风平浪静的海面,所有的船只都可以并驱竞胜;命运的铁拳击中要害的时候,只有大勇大智的人才能够处之泰然:您常常用那些格言教训我,锻炼我的坚强不屈的志气。维吉利娅天啊!天啊!科利奥兰纳斯不,妇人,请你——伏伦妮娅愿赤色的瘟疫降临在罗马各色人民的身上,使百工商贾同归于尽!科利奥兰纳斯怎么,怎么,怎么!当我离开他们以后,他们将会追念我的好处。不,母亲,您从前不是常常说,要是您做了赫剌克勒斯的妻子,您一定会替他完成六件艰巨的工作,减轻他一半的劳力吗?请您仍旧保持这一种精神吧。考密涅斯,不要懊丧;再会!再会,我的妻子!我的母亲!我一定还要干一番事业。你年老而忠心的米尼涅斯,你的眼泪比年轻人的眼泪更辛酸,它会伤害你的眼睛的。我的旧日的主帅,我曾经瞻仰过您那刚强坚毅的气概,您也看见过不少可以使人心肠变硬的景象,请您告诉这两个伤心的妇人,为了不可避免的打击而悲痛,是一件多么痴愚的事情。我的母亲,您知道您一向把我的冒险作为您的安慰,请您相信我,虽然我像一条孤独的龙一样离此而去,可是我将要使人们在谈起我的沼泽的时候,就会瞿然变色;您的儿子除非误中奸谋,一定会有吐气扬眉的一天。伏伦妮娅我的长子,你要到哪儿去呢?让考密涅斯陪你走一程吧;跟他商量一个妥当的方策,不要盲冲瞎撞,去试探前途的危险。科利奥兰纳斯天神啊!考密涅斯我愿意陪着你走一个月,跟你决定一个安身的地方,好让我们彼此互通声息;要是有机会可以设法召你回来的话,我们也可以不致于在茫茫的世界上到处找寻一个莫明踪迹的人,万一事过境迁,大好的机会又要磋跎过去了。科利奥兰纳斯再会吧;你已经有一把的年纪,饱受战争的辛苦,不要再跟一个筋骨壮健的人去跋涉风霜了。我只要请你送我出城门。来,我亲爱的妻子,我最亲爱的母亲,我的情深义厚的朋友们,当我出去的时候,请你们用微笑向我道别。请你们来吧。只要我尚在人世,你们一定会听到我的消息;而且你们所听到的,一定还是跟我原来的为人一样。米尼涅斯那正是每一个人所乐意听见的。来,我们不用哭泣。要是我能够从我衰老的臂腿上减去七岁年纪,凭着善良的神明发誓,我一定要寸步不离地跟着你。科利奥兰纳斯把你的手给我。来。第二场同前。城门附近的街道西西涅斯、勃鲁托斯及一警吏上。西西涅斯叫他们大家回家去;他已经去了,我们也不必追他。贵族们很不高兴,他们都是袒护他的。勃鲁托斯现在我们已经表现出我们的力量,事情既已了结,我们不妨在言辞之间装得谦恭一点。西西涅斯叫他们回家去;说他们重要的敌人已经去了,他们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力量。勃鲁托斯打发他们各人回家。伏伦妮娅、维吉利娅及米尼涅斯上。勃鲁托斯他的母亲来了。西西涅斯让我们避开她。勃鲁托斯为什么?西西涅斯他们说她发了疯了。勃鲁托斯她们已经看见我们;您尽管走吧。伏伦妮娅啊!你们来得正好。愿神明把所有的灾祸降在你们身上,报答你们的好意!米尼涅斯静些,静些!不要这样高声嚷叫。伏伦妮娅我倘不是哭不成声,一定要让你们听听——不,我要嚷给你们听听。你想逃走吗?维吉利娅你也别走。我希望我能够向我的丈夫说这样的话。西西涅斯你们是男人吗?伏伦妮娅是的,傻瓜;那是丢脸的事吗?听这傻瓜说的话。我的父亲不是一个男人吗?你果然有这样狐狸般的狡狯,会把一个替罗马立过多少汗马功劳的人放逐出去吗?西西涅斯哎哟,苍天在上!伏伦妮娅为了罗马的利益,他挥舞他的英勇的剑锋,那次数比你说过的聪明话还要多。让我告诉你;可是你去吧;不,你给我站住:我但愿我的儿子在阿拉伯,你和你那一族里的人都跪在他的面前,他手里举起宝剑——西西涅斯那又怎么样呢?维吉利娅那又怎么样!他要斩草除根,不留下一个孽种在世上。伏伦妮娅全都是些杂种私生子!好人,他为了罗马受过多少伤!米尼涅斯来,来,别闹了。西西涅斯要是他能够贯彻为国献身的初衷,不把自己辛苦换来的光荣亲手撕毁,那就好了!勃鲁托斯我也希望他这样。伏伦妮娅“我也希望他这样”!都是你们煽动这些乱民,猫狗般的畜生,他们不能认识他的价值,正像我不能了解上天不让世间知道的神秘一样。勃鲁托斯请你让我们走吧。伏伦妮娅现在,先生,请你给我滚吧。你们已经干了一件了不得的好事。在你们未走之前,再听我说一句话:正像朱庇特的神庙不能和罗马最卑陋的一间屋子相比一样,被你们放逐出去的我的儿子——这位夫人的丈夫,就是他,你们明白了没有?——比起你们这些东西来,真是天壤之别。勃鲁托斯好,好,我们少陪啦。西西涅斯为什么我们要呆在这儿,给一个疯婆子缠个不休?伏伦妮娅把我的祈祷带了去吧。我但愿天神们什么事也不做,只替我实现我的咒诅!要是我能够每天遇见他们一次,那么我心头的悲哀也许可以倾吐一空。米尼涅斯您已经骂得他们很痛快;凭良心说,您没有冤屈他们。你们愿意赏光到舍间吃晚饭吗?伏伦妮娅愤怒是我的食物;我一肚子都是气恼,吃不下东西了。来,我们走吧。不要这样呜呜咽咽地哭个不停,瞧着我的样子,我们在愤怒的时候,应当保持天后般的尊严。来,来,来。米尼涅斯唉,唉,唉!第三场罗马安息间的大路一罗马人及一伏尔斯人上,相遇。罗马人先生,我认识您,您也认识我;您的大名我想是阿德里安。伏尔斯人正是,先生。不瞒您说,我可忘记您了。罗马人我是个罗马人;可是我所干的事,却跟您一样,是跟罗马人作对的。您现在认识我了吗?伏尔斯人尼凯诺吗?不是。罗马人正是,先生。伏尔斯人我上次看见您的时候,您的胡子比现在多一点;可是您的声音可以证明您的确是他。罗马有什么消息?我得到了伏尔斯政府的命令,叫我到罗马去找您;您现在省了我一天的路程了。罗马人罗马曾经发生惊人的叛变;人民跟元老贵族们作对。伏尔斯人曾经发生!那么现在已经解决了吗?我们的政府却不这样想;他们正在积极准备用兵,想要趁他们争执得十分激烈的时候向他们突袭。罗马人火焰大体已经熄灭,可是一件微细的琐事就可以使它重新燃烧起来。因为那些贵族们对于放逐科利奥兰纳斯这件事感到非常痛心,一有机会,就准备剥夺人民的一切权力,把那些护民官永远罢免。我可以告诉你,未灭的余烬正在那儿吐出熊熊的火焰,猛烈爆发的时期已经不远了。伏尔斯人科利奥兰纳斯被放逐了!罗马人被放逐了,先生。伏尔斯人尼凯诺,您带了这一个消息去,他们一定十分欢迎。罗马人他们现在的机会很好。人家说,诱奸有夫之妇,最好趁她和丈夫反目的时候下手。你们那位英勇的塔勒斯-奥菲狄乌斯这一下可以大逞威风了,因为他的最大的敌手科利奥兰纳斯已经被他的祖国摈斥了。伏尔斯人这是不用说的。我很幸运今天凑巧碰见了您;现在我的任务已了,让我陪着您高高兴兴地回去吧。罗马人我现在就可以开始把许多罗马的怪事讲给您听,一直讲到晚餐的时候为止;这些事情,都是对于他们的敌人有利的。您说你们已经有一支军队准备出发了吗?伏尔斯人一支很雄壮的军队;所有人马都已经征齐入伍,分派营舍,命令发出以后,一小时之内就可以出发。罗马人我很高兴听见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我想我去见了他们以后,就可以催促他们立刻举事。好,先生,今天能够碰见您,真是一件幸事,我很愿意做您的同行的伴侣。伏尔斯人您省了我一趟跋涉,先生;能够跟您一路同行,真是我的莫大的荣幸。罗马人好,我们一块儿走吧。第四场安息。奥菲狄乌斯家门前科利奥兰纳斯微服化装蒙面上。科利奥兰纳斯这安息倒是一个很好的城市。城啊,是我使你的妇女们成为寡妇;这些富丽大厦的后嗣,有许多人我曾经听见他们在我的战阵中间呻吟倒地。所以不要认识我,免得你的妇人们用唾涎唾我,你的小儿们投石子打我,使我在琐小的战争中间死去。一市民上。科利奥兰纳斯请了,先生。市民请了。科利奥兰纳斯请您指点我伟大的奥菲狄乌斯住在什么地方。他是在安息吗?市民是的,今天晚上他在家里宴请政府中的贵人。科利奥兰纳斯请问他的家在哪儿?市民就是在您面前的这一所屋子。科利奥兰纳斯谢谢您,先生。再见。啊,变化无常的世事!刚才还是誓同生死的朋友。两个人的胸膛里好像只有一颗心,睡眠、饮食、工作、游戏,都是彼此相共,亲爱得分不开来,一转瞬之间,为了些微的争执,就会变成不共戴天的仇人。同样,切齿痛恨的仇敌,他们在梦寐之中也念念不忘地勾心斗角,互谋倾陷,为了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些不足道的琐事,也会变成亲密的友人,彼此携手合作。我现在也正是这样:我痛恨我自己生长的地方,我的爱心已经移向了这个仇敌的城市。我要进去;要是他把我杀死,那也并不是有悖公道的行为;要是他对我曲意优容,那么我愿意为他的国家尽力。第五场同前。奥菲狄乌斯家中厅堂内乐声;仆甲上。仆甲酒,酒,酒!他们都在干些什么事!我想我们那些伙计们都睡着了。仆乙上。仆乙戈得斯呢?主人在叫他。戈得斯!科利奥兰纳斯上。科利奥兰纳斯好一间屋子;好香的酒肉味道!可是我却不像一个客人。仆甲重上。仆甲朋友,你要什么?你是哪儿来的?这儿没有你的地方;出去。科利奥兰纳斯因为我是科利奥兰纳斯,他们这样款待我是理所当然的。仆乙重上。仆乙朋友,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管门的难道不生眼睛,会放这种家伙进来吗?出去出去!科利奥兰纳斯走开!仆乙走开!你自己走开!科利奥兰纳斯你真讨厌。仆乙你这样放肆吗?我就去叫人来跟你说话。仆丙上;仆甲重上。仆丙这家伙是什么人?仆甲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古怪的家伙,我没有法子叫他出去。请你去叫主人出来。仆丙朋友,你到这儿来干么?谢谢你,快出去吧。科利奥兰纳斯只要让我站在这儿;我不会弄坏你们的炉灶的。仆丙你是什么人?科利奥兰纳斯一个绅士。仆丙一个穷得出奇的绅士。科利奥兰纳斯正是,你说得不错。仆丙谢谢你,穷绅士,到别处去吧;这儿没有你的地方。喂,滚出去。科利奥兰纳斯你管你自己的事;去,吃你的残羹冷菜去。仆丙怎么,你不肯去吗?请你去告诉主人,他有一个奇怪的客人在这儿。仆乙好,我就去告诉他。仆丙你住在什么地方?科利奥兰纳斯在苍天之下。仆丙在苍天之下!科利奥兰纳斯是的。仆丙那是在什么地方?科利奥兰纳斯在鹞子和乌鸦的城里。仆丙在鹞子和乌鸦的城里!这个蠢驴!那么你是和乌鸦住在一起的吗?科利奥兰纳斯不;我并不侍候你的主人。仆丙怎么,你是来和我们老爷打交道的吗?科利奥兰纳斯喂,反正不是跟你们太太打交道就是好事。别尽说废话了,到酒席上侍候去吧。奥菲狄乌斯及仆乙上。奥菲狄乌斯这家伙在什么地方?仆乙这儿,老爷。倘不是恐怕惊吵了里面的各位老爷,我早就把他当狗一样打得半死了。奥菲狄乌斯你是从哪儿来的?你要什么?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不说话?说吧,朋友,你叫什么名字?科利奥兰纳斯塔勒斯,要是你还不认识我,看见了我的面,也想不到我是什么人,那么我必须自报姓名了。奥菲狄乌斯你叫什么名字?科利奥兰纳斯我的名字在伏尔斯人的耳中是不好听的,你听见了会觉得刺耳。奥菲狄乌斯说,你叫什么名字?你有一副凌然不可侵犯的容貌,你的脸上有一种威严;虽然你的装束这样破旧,却不像是一个庸庸碌碌的人。你叫什么名字?科利奥兰纳斯准备皱起你的眉头来吧。你还不认识我吗?奥菲狄乌斯我不认识你。你的名字呢?科利奥兰纳斯我的名字是卡厄斯-马歇斯,我曾经把极大的伤害和灾祸加在你和一切伏尔斯人的身上;我的姓氏科利奥兰纳斯就是最好的证明。辛苦的战役、重大的危险、替我这负恩的国家所流过的血,结果只是换到了这一个空洞的姓氏,为你对我所怀的怨恨留下一个创巨痛深的记忆。只有这名字剩留着;残酷猜嫉的人民,得到了我们那些懦怯的贵族的默许,已经一致遗弃了我,抹煞了我一切的功绩,让那些奴才们把我轰出了罗马。这一种不幸的遭遇,使我今天来到你的家里;不要误会我,以为我想来向你求恩乞命,因为要是我怕死的话,我就应该远远地躲开你;我只是因为出于气愤,渴想报复那些放逐我的人,所以才到这儿来站在你的面前。要是你也有一颗复仇的心,想要替你自己和你的国家洗雪耻辱,现在就是你的机会到了,你正可以利用我的不幸,达到你自己的目的,因为我将要用地狱中一切饿鬼的怨毒,来向我的腐败的祖国作战。可是你要是没有这样的胆量,也不想追求远大的前程,那么一句话,我也已经厌倦人世,愿意伸直我的颈项,听任你的宰割,让你一泄这许多年来郁积在心头的怨恨;你要是不杀我,你就是个傻瓜,因为我一向是你的死敌,曾经从你祖国的胸前溅下了无数吨的血;要是让我活在世上,对于你永远是一个耻辱,除非你能够跟我合作。奥菲狄乌斯啊,马歇斯,马歇斯!你所说的每一个字,已经从我心里-除了旧日的怨恨,不再存留一些芥蒂。要是朱庇特从那边的云中宣示神圣的诏语,说,“这是真的,”我也不会相信他甚于相信你,高贵无比的马歇斯。让我用我的胳臂围住你的身体;我这样拥抱着我的剑砧,热烈而真诚地用我的友谊和你比赛,正像我过去雄心勃勃地和你比赛着勇力一样。我告诉你,我曾经热恋着我的妻子,为她发过无数挚情的叹息;可是我现在看见了你,你高贵的英雄!我的狂喜的心,比我第一次看见我的恋人成为我的新妇,跨进我的门槛的时候还要跳跃得厉害。嗨,战神,我对你说,我们已经有一支军队准备行动;我已经再度下了决心,一定要从你的胸前割下一块肉来,即使牺牲自己的一只胳臂,也是甘心的。你曾经打败我十二次,每天晚上我都做着和你交战的梦;在我的睡梦之中,我们常常一起倒在地上,争着解开彼此盔上的扣子,拳击着彼此的咽喉,等到梦醒以后,已经无缘无故地累得半死了。尊贵的马歇斯,即使我们和罗马毫无仇恨,只是因为你被他们放逐了出来,我们也会动员一切十二岁以上七十岁以下的男子,把战争的汹涌的洪流倾倒在罗马忘恩的心脏里。来啊!进去和我们那些善意的元老们握握手,他们现在正要向我告别;他们虽然还没有想到要把罗马吞并,可是已经准备向你们的领土进攻了。科利奥兰纳斯感谢神明!奥菲狄乌斯所以,沉鸷雄毅的将军,要是你愿意为报复自己的仇恨而做我们的前导,我可以分我的一半军力归你节制;你既然对于自己国中的虚实了如指掌,就可以凭着你自己的经验决定进军的方策;或者直接向罗马本城进攻,或者在僻远的所在猛力骚扰,让他们在灭亡以前,先受到一些惊恐。可是进来吧;让我先介绍你见见几个人,取得他们的准许。一千个欢迎!我们已经尽释前嫌,变成了一心一德的友人。把你的手给我;欢迎!(科利奥兰纳斯、奥菲狄乌斯同下。)仆甲真是意想不到的变化!仆乙我可以举手为誓,我还想用棍子打他呢;可是我心里总觉得他这个人是不能凭他的衣服判断他是个什么人的。仆甲他的臂膀多么结实!他用两个指头把我掇来掇去,就像人们拈弄一个陀螺似的。仆乙哦,我瞧着他的脸,就知道他有一点不同凡俗的地方;我觉得他的脸上有一种——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仆甲他的确是这样;瞧上去好像——我早就知道他有一点不是我所窥测得到的东西。仆乙我可以发誓,我也这样想;他简直是世界上最稀有的人物。仆甲我想是的;可是他是比你所知道的一个人更伟大的军人。仆乙谁?我的主人吗?仆甲哦,那就不用说了。仆乙我的主人一个人可以抵得过像他这样的六个人。仆甲不,那也不见得;我看还是他了不得。仆乙哼,那可不能这么说;讲到保卫城市,我们大帅的本领是超人一等的。仆甲是的,就是进攻起来也不弱呢。仆丙重上。仆丙奴才们哪!我可以告诉你们好多消息。仆甲仆乙什么,什么,什么?讲给我们听听。仆丙在所有的国家之中,我顶不愿意做一个罗马人;我宁可做一个判了死罪的囚犯。仆甲仆乙为什么?为什么?仆丙嘿,刚才来的那个人,就是常常打败我们的大帅的那个卡厄斯-马歇斯呢。仆甲你为什么说“打败我们的大帅”?仆丙我并不说“打败我们的大帅”;可是他一向是他的劲敌。仆乙算了吧,我们都是自己人好朋友;我们的大帅总是败在他手里,我常常听见他自己这样说。仆甲说句老实话,我们的大帅实在打他不过;在科利奥里城前,他曾经把他像切肉一样宰着呢。仆乙要是他喜欢吃人肉,也许还会把他煮熟了吃下去哩。仆甲可是再讲你的新闻吧。仆丙嘿,他在里边受到这样的敬礼,好像他就是战神的儿子一样;坐在食桌的上首;那些元老们有什么问题问他的时候,总是脱下帽子站在他的面前。我们的大帅自己也把他当作一个情人似的敬奉,握着他的手,翻起了眼白听他讲话。可是最要紧的消息是,我们的大帅已经腰斩得只剩半截了,还有那半截因为全体在座诸人的要求和同意,已经给了那个人了。他说他要去把看守罗马城门的人扯着耳朵拖出来;他要斩除挡住他的路的一切障碍,使他的所过之处都成为一片平地。仆乙他一定做得到这样的事。仆丙做得到!他当然做得到:因为你瞧,他虽然有许多敌人,也有许多朋友;那些朋友在他沮丧失势的时候,却不敢自称为他的朋友,不敢露面出来。仆甲沮丧失势!怎么讲?仆丙可是他们要是看见他恢复元气,再振声威,就会像雨后的兔子一样从他们的洞里钻了出来,环绕在他的身边了。仆甲可是什么时候出兵呢?仆丙明天;今天;立刻。今天下午你们就可以听见鼓声;这是他们宴会中的一个余兴,在他们抹干嘴唇以前就要办好。仆乙啊,那么我们就可以热闹起来啦。这种和平不过锈了铁,增加了许多裁缝,让那些没事做的人编些歌曲唱唱。仆甲还是战争好,我说;它胜过和平就像白昼胜过黑夜一样。战争是活泼的、清醒的,热闹的、兴奋的;和平是麻木不仁的、平淡无味的、寂无声息的、昏睡的、没有感觉的。和平所产生的私生子,比战争所杀死的人更多。仆乙对呀:战争可以说是一个强xx妇女的狂徒,因而和平就无疑是专事培植乌龟的能手了。仆甲是呀,它使人们彼此仇恨。仆丙理由是有了和平,人们就不那么需要彼此照顾了。我愿意用我的钱打赌还是战争好。我希望看见罗马人像伏尔斯人一样贱。他们都从席上起来了,他们都从席上起来了。众仆进去,进去,进去,进去!第六场罗马。广场西西涅斯及勃鲁托斯上。西西涅斯我们没有听见他的消息,也不必怕他有什么图谋。人民现在已经由狂乱的状态回复到安宁平静,他也无能为力了。因为一切进行得如此顺利,我们已经使他的朋友们感到惭愧,他们是宁愿瞧见纷争的群众在街道上闹事——虽然那样对于他们自身也是同样有害——而不愿瞧见我们的百工商贾们安居乐业、歌舞升平的。米尼涅斯上。勃鲁托斯我们总算没有错过了时机。这是米尼涅斯吗?西西涅斯正是他,正是他。啊!他近来变得和气多啦。您好,老人家!米尼涅斯你们两位都好!西西涅斯您那科利奥兰纳斯除了他的几个朋友以外,没有什么人因为他的不在而惋惜。我们的共和政府依然存在,即使他对它再不高兴一些,也会继续存在下去的。米尼涅斯一切都很好;要是他的态度能够谦和一些,事情一定会更好的。西西涅斯他在什么地方?你听见人家说起吗?米尼涅斯不,我没有听到什么;他的母亲和他的妻子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市民三、四人上。众市民天神保佑你们两位!西西涅斯各位朋友,你们都好。勃鲁托斯你们大家都好,你们大家都好。市民甲我们自己、我们的妻子儿女,都应该跪下来为你们两位祈祷。西西涅斯愿你们都能享受幸福繁荣的生活!勃鲁托斯再见,好朋友们;我们希望科利奥兰纳斯也像我们一样爱你们。众市民神明保佑你们!西西涅斯勃鲁托斯再见,再见。西西涅斯这才是太平盛世的光景,比从前这些人在街上到处奔走、叫嚣扰乱的时候好得多啦。勃鲁托斯卡厄斯-马歇斯在战阵上是一员能将;可是太傲慢、太目空一世、太野心勃勃、太自负了——西西涅斯他只想由他一个人称王道霸,用不着别人帮助。米尼涅斯我倒不这样想。西西涅斯要是他果然当了执政,我们现在就要发现他是这样一个人而后悔不及了。勃鲁托斯幸亏神明默护,不让他当选,罗马去掉了这个人,可以从此安宁了。一警吏上。警吏两位尊贵的护民官,据一个给我们关在牢里的奴隶说,伏尔斯人派了两支军队,已经开进了罗马领土,毁灭他们所碰到的一切,存心要来向我们挑起一场恶战。米尼涅斯那一定是奥菲狄乌斯;当罗马有马歇斯挺身保卫的时候,他就像一只缩头的蜗牛,不敢钻出壳来张望一眼,现在他听见马歇斯已经被放逐出去,又要把他的角伸出来了。西西涅斯得啦,您何必提起马歇斯呢?勃鲁托斯去把这个造谣惑众的家伙抽一顿鞭子。伏尔斯人决不敢来侵犯我们。米尼涅斯决不敢!我们有过去的记录可以证明他们会干这样的事;在我的一生之中,已经看到过三次同样的例子了。可是你们在处罚这家伙以前,应该把他问清楚,他从什么地方听到这句话,免得屈打了一个把确实消息报告你们、叫你们预防祸事的好人。西西涅斯不劳指教,我知道决不会有这种事。勃鲁托斯不可能的。一使者上。使者贵族们都急急忙忙地到元老院去了;他们不知道听到了什么消息,一个个脸色都变了。西西涅斯都是这个奴才——去把他鞭打示众;完全是他造谣生事。使者是的,大人,这奴隶的话已经有人证实;而且还有更可怕的消息。西西涅斯什么更可怕的消息?使者许多人都在那里公开传说,我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儿听来的,说是马歇斯已经和奥菲狄乌斯联合,带领一支军队来攻打罗马了;他发誓为自己复仇,把罗马人无论老幼,一起杀尽。西西涅斯会有这样的事!勃鲁托斯完全是谣言;他们想用这样的话煽惑那些懦弱的人,让他们希望善良的马歇斯回来。西西涅斯正是这个诡计。米尼涅斯这话恐怕未必;他跟奥菲狄乌斯是势不两立的仇人,决没有调和的可能。另一使者上。使者乙请各位大人到元老院去。卡厄斯-马歇斯由奥菲狄乌斯辅佐,已经率领了一支声势浩大的军队,向我们的领土进犯了;他们一路过来势如破竹,到处纵火焚烧,掳夺一空。考密涅斯上。考密涅斯啊!你们干得好事!米尼涅斯什么消息?什么消息?考密涅斯你们已经帮助你们的敌人来强xx你们自己的女儿,把全城的铅块熔灌在你们的头顶,亲眼看你们的妻子被人污辱——米尼涅斯什么消息?什么消息?考密涅斯你们的神庙化为灰烬,你们所倚赖的特权压缩得只剩锥孔一样大小。米尼涅斯请你把消息告诉我吧——哼,你们干得好事!——请问什么消息?假如马歇斯和伏尔斯人联合起来——考密涅斯假如!他就是他们的神。他领导着他们的那副气概,好像凭着造化的本领,也造不出他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一样;他们跟随着他来攻击我们这些小儿,也像孩子们追捕夏天的蝴蝶、屠夫们杀戮苍蝇一样有把握。米尼涅斯你们干得好事,你们和你们那些穿围裙的家伙!你们那样看重那些手工匠的话,那些吃大蒜的人们吐出来的气息!考密涅斯他将要荡平你们的罗马。米尼涅斯就像赫剌克勒斯从树上摇落一颗烂熟的果子一样容易。你们干得好事!勃鲁托斯可是这是真的吗?考密涅斯还会不真吗?等着瞧吧,你们的脸色都要吓白了。各处属地都望风响应,欣然脱离我们的羁縻;企图抵抗的,都被讥笑为勇敢的愚夫,因为不自量力而覆亡。谁能责怪他的不是呢?你们的敌人和他的敌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不可轻视的人。米尼涅斯我们全都完了,除非这位英雄大发慈悲。考密涅斯谁去求他开恩呢?护民官是不好意思去向他求情的;人民不值得他怜悯,正像豺狼不值得牧人怜悯一样;至于他的要好的朋友们,要是他们向他说,“照顾照顾罗马吧,”那么他们也就和他所憎恨的人一鼻孔出气,也就是他的仇敌了。米尼涅斯不错,要是他在我的家里放起火来,我也没有脸向他说,“请您住手。”——你们干得好事,你们和你们那些手段!考密涅斯你们使罗马发生空前的战栗,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濒于绝望的境地。西西涅斯勃鲁托斯不要说这是我们的错处。米尼涅斯怎么!那么是我们的错处吗?我们都是敬爱他的,可是像一群畜生和懦怯的贵族似的,让你们那群贱民为所欲为,把他轰出了城。考密涅斯可是我怕他们又要用高声的叫喊迎接他进来了。塔勒斯-奥菲狄乌斯,人类中间第二个令人畏惧的名字,像他的部属一样服从他的号令。罗马倘要抵抗他们,除了准备与城俱亡以外,已经力竭计穷、无法防御了。一群市民上。米尼涅斯这群东西来了。奥菲狄乌斯也和他在一起吗?你们抛掷你们恶臭油腻的帽子,鼓噪着把科利奥兰纳斯放逐出去,就这样使罗马的空气变得污浊了。现在他来了;每一个兵士头上的每一根头发,都会变成惩罚你们的鞭子;他要把你们的头颅一个一个砍下来,报答你们的好意。算了,要是他把我们一起烧成了一个炭块,也是活该。众市民真的,我们听见了可怕的消息。市民甲拿我自己来说,当我说把他放逐的时候,我也说这是一件很可惋惜的事。市民乙我也这样说。市民丙我也这样说;说句老实话,我们中间有许多人都这样说。我们所干的事,都是为了大众的利益;虽然我们同意放逐他,可是那也并不是我们的本意。考密涅斯你们都是些好东西,你们的同意!米尼涅斯你们干得好事,你们和你们的鼓噪!我们要不要到议会里去?考密涅斯啊,是,是;不去又有什么事情好做?(考密涅斯、米尼涅斯同下。)西西涅斯各位!你们回家去吧;不要发急。这两个人是一党,他们虽然面子上装得很害怕,心里却但愿真有这样的事。回去吧,不要露出惊慌的样子来。市民甲但愿神明照顾我们!来,朋友们,我们回去吧。我们把他放逐的时候,我早就说我们做了一件错事。市民乙我们大家都这样说。可是走吧,我们回去吧。勃鲁托斯我不喜欢这种消息。西西涅斯我也不喜欢。勃鲁托斯我们到议会去吧。要是有人能够证明这消息是个谣言,我愿意把我一半的家产赏给他!西西涅斯我们走吧。第七场离罗马不远的营地奥菲狄乌斯及其副将上。奥菲狄乌斯他们仍旧向那罗马人纷纷投附吗?副将我不知道他有一种什么魔力,可是他们简直把他当作食前的祈祷、席上的谈话,和餐后的谢恩一样一刻不离口。您的声名,主帅,在这次战役中已经相形见绌,甚至于您自己的部下对您的信仰也一天不如一天了。奥菲狄乌斯我现在也没有法子,虽然可以用计策排挤他,可是那会影响到军事的进行。当我第一次拥抱他的时候,我想不到他在我的面前也会倨傲到这个样子;可是这也是他天性如此,改变不过来的脾气,我也只好原谅他了。副将可是主帅,为您着想,我倒希望这次您没有和他负起共同的责任,或者您自己统率全军,或者让他独自主持一切。奥菲狄乌斯我很懂得你的意思;你等着瞧吧,等到我跟他最后清算的日子,怕他不跌翻在我的手里。虽然看上去好像他的行事非常堂皇正大,对伏尔斯政府也十分尽忠,作战的时候像龙一样勇猛,一拔出剑来就可以克敌制胜,他自己也因此沾沾自喜,一般凡俗的眼光也莫不以为如此;可是他还有一件事情留下没有做,在我们最后清算的日子,它将要使我们两人中间有一个人牺牲。副将请教主帅,您看来他会不会把罗马征服?奥菲狄乌斯他还没有坐下,他的威力就已经压倒一切。罗马的元老和贵族们都是他的朋友;护民官不是军人;他们的人民会卤莽地把他放逐,也会卤莽地收回成命。我想他对于罗马,就像白鹭对于鱼类一样,天性中自有一种使人俯首就范的力量。本来他是他们的一个忠勇的仆人,可是他不能使他的荣誉维持不坠。也许因为他的一帆风顺的命运,使他沾上骄傲的习气,损坏了他的完善的人格;也许因为他见事不明,不善于利用他自己的机会;也许因为他本性难移,只适宜于顶蓝披甲,不适宜于雍容揖让,刚毅严肃本来是治军的正道,他却用来对待和平时期的民众;这几重原因他虽然并不完全犯着,可是每一种都犯几分,只要犯了其中之一,就可以使他为人民所畏惧,因而被他们憎恨以至于放逐。正像一个怀璧亡身的人一样,他的功劳一经出口,就会被它自己所噎死。所以我们的美德是随着时间而变更价值的;权力的本身虽可称道,可是当它高踞宝座的时候,已经伏下它的葬身的基础了。一个火焰驱走另一个火焰,一枚钉打掉另一枚钉;权利因权利而转移,强力被强力所征服。来,我们去吧。卡厄斯,当你握有整个罗马的时候,你是一个最贫穷的人;那时候你就在我的手掌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