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www.6200js.com有限公司!
栏目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http://www.alpha-omegawf.com
当前位置: www.6200js.com > 现代 >
回归现实www.6200js.com

与会的学者坚持,当代文学要更努力实现科学的转换,把美的元素和价值的潜流加以激活和张扬。坚持文学的核心伦理,发扬文学自由而强壮的本性;更多地关注当下现实生活,有意识地普及科学的生态伦理观念,为人类未来更美好的城市生活提供理想的方向。当代许多作家的写作已经职业化,不再是不得不写,而是为写而写,变成一种惯性写作。这种写作以技术取胜,依赖于往昔的经验,而现实经验匮乏。这是当前文学创作中尤其应该引起重视的问题。

雷达针对文学批评缺乏公信力、影响力的现状,对应该有什么样的文学批评提出自己的看法,认为要坚持批评者的姿态,要有强烈的现实精神,并希望批评家要面向世界,面向未来。这就要求评论家再也不能以自己是一位中国的评论家而自居,而要有信心成为一位世界文学的评论家。

谢冕认为,文学作为一个开放、探索、创新的领域,艺术的高贵品质、思想的深刻是我们始终追求的目标。新世纪10年的文学,奇迹并没有发生,我们只是走在创造奇迹的路上。

对新世纪十年文学应持审慎的乐观

www.6200js.com,回顾新世纪10年的文学发展, 与会者认为,“新世纪文学”的最大特色是文学生活系统的整体剧变,其中最突出的就是文学市场、文化市场和大众的评论正在压倒或转化文学批评,成为文学创作得失成败最有力的价值度量体系。对于这10年的文学,与会专家表现出了审慎的乐观。

从生活出发的新时期文学,走到新世纪却与生活拉开了距离,包括某些功成名就的文学人,耽于“中产者”的状态,与生活越来越疏远。与会者认为,今天有理由呼吁文学“重新从生活出发”,回归现实、立足现实才是应该坚持的方向。

对新世纪10年来文学批评的批评是会议的另一个重要话题。如何提升文学批评的公信力,如何扭转文学批评所面临的边缘与疲惫的状态?与会者认为,对于文学批评的评价认识缺乏公允,对文学批评本质的认知有待提升。

坚持理想精神,警惕惯性写作

陈卫认为,当前有关诗歌批评的著作与文章大多集中在批评的意义和评论诗坛现象上,而缺少对诗歌批评的历史观照和互动考察,忽视批评实践的体验和总结。

孟繁华认为,新世纪文学需要重视文学政治的重建问题。这里所说的文学政治,是指文学同政治公开或隐秘的对话、表达和阐释,是在作品中直接表达对政治的看法。他认为新世纪以来,乡土文学、“官场小说”、“底层写作”、历史小说、海外华文文学等,都与政治有着扯不清的瓜葛。李少咏认为,整部现当代小说发展史,就其本质意义而言就是一部创作主体以乡村政治文化为思想武器或基本立足点、以形象化的手段展示中国社会百年变迁情景的历史,同时也是一部中国现代性在乡村政治文化的包围下步步为营、艰难跋涉的历史。

近日,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与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共同主办的“新时期与新世纪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第16届年会在海南海口举行。此次会议适逢新世纪文学进入第10个年头,文学自身的繁盛与变革不仅为会议提供了丰盈的话题,也提出了不少新的问题。本次会议围绕“新时期、新世纪文学的思潮研究”、“新时期、新世纪小说研究”、“当代小说再解读”、“当代地域文学、底层写作与文学中的革命话语”等话题展开讨论。

面对诗歌创作“多元共生,众声喧哗”的态势,吴思敬认为,新世纪诗歌中的现实关怀一方面表现为对弱势群体的关注中渗透着强烈的人文情怀,另一方面是强调日常经验写作,让诗歌具有一种平常心。这种写作更需要诗人有独特的眼光,把掩埋在日常经验中的诗意发掘出来。

陈福民认为,新世纪文学遭遇了一场全面的分裂与困境,这种分裂与困境表现在“传统”的文学领域与网络等媒体文学两种文学形态之间。文学史所形成和传播的文化价值体系与审美尺度,并不会因为新媒体网络文学的涌现而消亡,但在另一方面,作为“历史转型”的文化后果之一的新媒体网络文学,它的新颖形态及活力、它的巨大影响力、它所提示的多元文化态度,仍然具有其严肃性与真实性,值得我们认真对待。

陈晓明尝试用“逃离”这个概念来看当今中国文学对这一少有涉猎的主题的处理,暗示了作家在艺术上另辟蹊径的可能性。贺绍俊认为,新世纪文学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建立起中国当代文学的优雅语言,使语言超越现实性所指的约束,彰显出语言能指中所蕴含的文明精华和精神性。

让文学批评回归最朴素的表达

多样共生的新世纪文学中,乡村题材和打工文学依然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对此,与会者认为,打工文学的写作主体应是多元的,生存不是写作的全部,写作必须提到精神的维度。大众与精英之间的立场不应是对立的,而应是互相转化的。与会的专家学者在讨论中提出:文学应坚持文学精神,人的文学应重新纳入当前讨论的范围中。

张清华认为,中国当代文学和当代作家确实遇到了“真问题”:即文化身份的微妙变化,人文主义写作立场受到挤压,其自身艺术趣味也因为先锋精神的式微而出现了问题。与此同时,文学经验领域出现了空前的拓展,首先是大众文化与网络媒介对文学的介入使写作的娱乐性合法化了,其次是底层经验书写空前活跃。此外,对当下经验的处理的兴趣也更强烈,只是当作家面对当代中国经验的时候,在处理上面临了更大的难度,这也是当代作家面临的新困境。

李美皆呼吁,让文学批评回到最基本、最朴素的表达,评论的感性直觉很重要。身体性写作强调的是不仅用头脑,而且用感官和皮肤来写作,强调的是感性直觉。文学理论不是其他的理论,面对的是微妙复杂的情感精神产品,不能从理性到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