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www.6200js.com有限公司!
栏目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http://www.alpha-omegawf.com
当前位置: www.6200js.com > 诗词 >
傅子馀古诗

百处干戈莽此杯,吾怀可待烛成灰。未容我辈零丁死,犹及江湖取次来。廿六年来新旧恨,二三人外死生哀。微躯起为遗黎哭,从此神州遂不回。——近现代·傅子馀《自澳返穗止于友家感怆万端援笔赋此》

自澳返穗止于友家感怆万端援笔赋此

近现代:傅子馀

灵岩好,一泾箭通湖。粉黛千秋香雾腻,烟波万顷夕帆孤。报越沼姑苏。——宋代·单人耘《忆江南 其二》

忆江南 其二

不惮身行三万里,壶公小隐道弥高。惯看曲沼鱼千里,遥见长空雁一毛。爱日诸孙情款款,乘风二老乐陶陶。异邦坛坫如相问,为道诗囚首自搔。——近现代·傅子馀《送涛飞丈赴美》

送涛飞丈赴美

海上瑶池已不扃。往来鹤驾自娉婷。烛龙光焰炽天庭。一带方壶飞火穴,无边员峤坠长星。虞渊归路益凄零。——近现代·喻蘅《浣溪沙》

浣溪沙

近现代:喻蘅

海上瑶池已不扃。往来鹤驾自娉婷。烛龙光焰炽天庭。

一带方壶飞火穴,无边员峤坠长星。虞渊归路益凄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