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www.6200js.com有限公司!
栏目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http://www.alpha-omegawf.com
当前位置: www.6200js.com > 诗词 >
崔荣江古诗

崔荣江古诗。蜀纸差强寄意浓。云头雁字写初衷。一朝速递借天风。时隔嶒崚人不见,奈攲荻枕梦相逢。谁教思念到无穷。——近现代·崔荣江《浣溪沙平韵十四部 其一》

浣溪沙平韵十四部 其一

近现代:崔荣江

十万山中欲买楼,滇南只隔几峰头。秋来兄备一壶酒,更泛抚仙湖上舟。——近现代·张力夫《岭南途中答普辉兄》

岭南途中答普辉兄

小径香侵,长堤绿染,杨花一夜飞点点。那年初识尔腮红,红来尤胜桃花脸。眸里清波,眉尖娇憨,新妆适否凭人验。知君不喜黛烟浓,便挑浅色描眉淡。——近现代·崔荣江《踏莎行 其十四 十九部仄韵》

踏莎行 其十四 十九部仄韵

昨夜梦逃亡,不知其所以。似与群英集,慷慨诵某义。指天画地间,泪堕目决眦。千人共一呼,攘攘齐奋臂。愿及时日丧,偷生惧兹耻。忽遭十匝围,百万兵如蚁。隳突不得出,又无寸铁恃。咸知终不免,负手以待毙。幸逢一灵辄,反戈为我起。力战开血隙,使我鯈然逝。喊杀声动天,不敢少迟滞。攀崖回首瞰,茫茫惟白地。天地成孤迥,高鸟没云气。幽谷荡虎啸,脊背生寒意。深山与大泽,惨惨欲何至。狂奔不择路,忽忽还乡里。道旁揖邻翁,不语如昏寐。俄尔疾声喝,呶呶愈震恚。其妻甚蔼如,锐身相遮蔽。长吁仓皇走,耳后犹交詈。还家拜高堂,挨延深怀愧。一望发如霜,长跪涕交泗。哀哀父母心,生我实劳瘁。鞠之亭毒之,愿得忠孝子。焉知长成后,头颅轻乃尔。容儿禀一言,儿实不得已。儿生天地间,不愿作虫豸。何幸何不幸,生此太平世。生不合时宜,肝肠盘灵鬼。求仁难得仁,芜秽损椒芷。汉代主父偃,造语一何鄙。倒行故暴施,五鼎寄生死。色厉而内荏,所争一己利。死生亦细故,要在死何事。儿愿经营者,无乃异于是。哽咽语未终,里胥门前伺。急起负母奔,后墙适半圮。扶持攀援过,仓猝失一屣。沿途布瓦砾,荆莽尺许刺。日暮途将穷,儳儳大山峙。追兵声渐迩,百思无一计。以头抢山石,山忽杳然退。寒风割双颊,绝壁临江水。魂定甫回头,霜刃交胸际。老母惨然笑,推我波心坠。一坠陨千寻,蹶然起床笫。冷汗透单衣,扪额有余悸。邻舍鼻如雷,人间正酣睡。坐待东方白,朝曦透窗纸。窗前一树花,飘飘堕红紫。——近现代·张文胜《纪梦五百字》

纪梦五百字

崔荣江古诗。近现代:张文胜

崔荣江古诗。昨夜梦逃亡,不知其所以。似与群英集,慷慨诵某义。

指天画地间,泪堕目决眦。千人共一呼,攘攘齐奋臂。

愿及时日丧,偷生惧兹耻。忽遭十匝围,百万兵如蚁。

隳突不得出,又无寸铁恃。咸知终不免,负手以待毙。

幸逢一灵辄,反戈为我起。力战开血隙,使我鯈然逝。

喊杀声动天,不敢少迟滞。攀崖回首瞰,茫茫惟白地。

天地成孤迥,高鸟没云气。幽谷荡虎啸,脊背生寒意。

深山与大泽,惨惨欲何至。狂奔不择路,忽忽还乡里。

道旁揖邻翁,不语如昏寐。俄尔疾声喝,呶呶愈震恚。

其妻甚蔼如,锐身相遮蔽。长吁仓皇走,耳后犹交詈。

还家拜高堂,挨延深怀愧。一望发如霜,长跪涕交泗。

哀哀父母心,生我实劳瘁。鞠之亭毒之,愿得忠孝子。

焉知长成后,头颅轻乃尔。容儿禀一言,儿实不得已。

儿生天地间,不愿作虫豸。何幸何不幸,生此太平世。

生不合时宜,肝肠盘灵鬼。求仁难得仁,芜秽损椒芷。

汉代主父偃,造语一何鄙。倒行故暴施,五鼎寄生死。

色厉而内荏,所争一己利。死生亦细故,要在死何事。

儿愿经营者,无乃异于是。哽咽语未终,里胥门前伺。

急起负母奔,后墙适半圮。扶持攀援过,仓猝失一屣。

沿途布瓦砾,荆莽尺许刺。日暮途将穷,儳儳大山峙。

追兵声渐迩,百思无一计。以头抢山石,山忽杳然退。

寒风割双颊,绝壁临江水。魂定甫回头,霜刃交胸际。

老母惨然笑,推我波心坠。一坠陨千寻,蹶然起床笫。

冷汗透单衣,扪额有余悸。邻舍鼻如雷,人间正酣睡。

坐待东方白,朝曦透窗纸。窗前一树花,飘飘堕红紫。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