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www.6200js.com有限公司!
栏目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http://www.alpha-omegawf.com
当前位置: www.6200js.com > 诗词 >
郑珍古诗

鸿蒙昔未分,积此千仞雪。开天日月嫩,不能解顽结。其根有融处,娄络成洞穴。江穿日雷斗,撞捣忽中裂。半随流水去,此矗面如截。刚风吹老硬,万古不受涅。下嵌若偏厂,楣屐失前列。积阴养苔气,历久化苍铁。蹲门绿虾蟆,一水漱其舌。白日澹波光,寒森四山闭。沈沈百尺潭,蟠蛰富诡谲。骊龙常吐珠,腾光夜飞掣。上下云间峰,见者大如月。两岸尽悬壁,鬼愁径路绝。自非藉舟桨,何以达灵窟。我来仲夏末,周览叹奇兀。攀深足余酸,题峻胆尚烈。弟子黄精粥,先生胡麻屑。石上一樽酒,了觉天地别。逝将兹避世,岂独拟逃热。倚醉放归桡,回首肝肺彻。——清代·郑珍《白崖洞》

郑珍古诗。白崖洞

清代:郑珍

(1806—1864)贵州遵义人,字子尹,号柴翁。道光十七年举人,选荔波县训导。咸丰间告归。同治初补江苏知县,未行而卒。学宗许郑,精通文字音韵之学,熟悉古代宫室冠服制度。有《礼仪私笺》、《轮舆私笺》、《说文新附考》、《巢经巢经说》、《巢经巢集》等。

郑珍

郑珍古诗。当日儒坛领袖先,蒲轮捷贲出鸣弦。原丰舆颂周衢里,琅峤讴思遍陌阡。仕路超群秋鹤立,官阶接踵晓莺迁。苍生久系胸间地,素志常忘郭外田。淡水藻芹叨灌溉,紫陵松竹倍延绵。青灯续带耽书味,白昼垂帘契道缘。别样聪明如雪净,几分严厉等霜坚。讲论要抉程朱粹,报最端推召杜贤。健令廉能都绝俗,仁人慈惠本天然。降申洵是嵩灵毓,问亥应逢绛县传。绕膝承欢兰并秀,齐眉合庆案相连。定知弧设重阳后,雅有花开晚节前。泽布甘堂三十载,祥徵椿树八千年。莼羹微动琉璃盌,蓬饵初登玳瑁筵。器量声名兼福命,文章经济又神仙。岁星此度瞻南极,翘首奎躔达斗躔。——清代·郑祥和《曹仁宪谨荣寿》

曹仁宪谨荣寿

扶舆灵秀各有分,贵州得此一朵云。蛮风万古吹不化,中有元气常氤氲。造化之手信幻极,四海不作雷同文。兹岩岂复涉世想,云将授削天磨斤。成时莫自赞其妙,俗间巧颂徒云云。经巢居士鸾鹤群,一丝不净落世氛。纡行五日为看此,所见乃过前所闻。十里泉声接幽壑,苍苍万木烟缤纷。买宅径思傍云住,下视扰攘同飞蛟。犵童獠妇不雕琢,岁时鸡豆情殷殷。那能龌龊走尘状,过而识悔神当欣。儿女催人待粗了,挥手一谢云中君。——清代·郑珍《飞云岩》

飞云岩

郴州校士地,乃为虫沙国。子孙结千忆,与人争颓宅。形比肌蛷小,足亚马蚿百。缭础扰地罽,蜿垣出户阈。竟日俯仰间,跂跂而脉脉。坐立左右顾,审器后饮食。时或坠科头,蠕动忽呀赫。夜来最恐惧,屡魇入床箦。可怜裸虫长,生受蠢动厄。圣王除狸物,赤犮有专职。则此蠉行者,戮尽理亦得。孔子作春秋,斧钺甚严覈。螽蜚不为灾,且不书于策。此非能毒螫,异虺与杜白。罪但形可畏,咄咄逼人侧。其征谁使然,大蠹实膺责。之虫又何知,而代伏诛殛。驱之使远去,物我庶两适。薰以硫雄烟,助以朮艾力。更以蜃灰水,洒彼屋与隙。水干烟亦消,依旧缘四壁。百虫嬴将军,无乃故使迫。莫侮周郎少,请从赤壁役。——清代·郑珍《郴之虫次程春海》

郴之虫次程春海

清代:郑珍

郴州校士地,乃为虫沙国。子孙结千忆,与人争颓宅。

形比肌蛷小,足亚马蚿百。缭础扰地罽,蜿垣出户阈。

竟日俯仰间,跂跂而脉脉。坐立左右顾,审器后饮食。

时或坠科头,蠕动忽呀赫。夜来最恐惧,屡魇入床箦。

可怜裸虫长,生受蠢动厄。圣王除狸物,赤犮有专职。

则此蠉行者,戮尽理亦得。孔子作春秋,斧钺甚严覈。

螽蜚不为灾,且不书于策。此非能毒螫,异虺与杜白。

罪但形可畏,咄咄逼人侧。其征谁使然,大蠹实膺责。

之虫又何知,而代伏诛殛。驱之使远去,物我庶两适。

薰以硫雄烟,助以朮艾力。更以蜃灰水,洒彼屋与隙。

水干烟亦消,依旧缘四壁。百虫嬴将军,无乃故使迫。

莫侮周郎少,请从赤壁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