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www.6200js.com有限公司!
栏目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http://www.alpha-omegawf.com
当前位置: www.6200js.com > 诗词 >
顾炎武古诗

昔有周大夫,愀然过墟里。时序已三迁,沈忧念方始。乃知臣子心,无可别离此。自经板荡馀,一再见桃李。春秋相代嬗,激疾不可止。慨焉岁月去,人事亦转徙。古制存练祥,变哀固其理。送终有时既,长恨无穷已。岂有西向身,未昧王裒旨。眷言托风人,言尽愁不弭。——清代·顾炎武《墟里》

墟里

清代:顾炎武

顾炎武(1613.7.15-1682.2.15),汉族,明朝南直隶苏州府昆山千灯镇人,本名绛,乳名藩汉,别名继坤、圭年,字忠清、宁人,亦自署蒋山佣;南都败后,因为仰慕文天祥学生王炎午的为人,改名炎武。因故居旁有亭林湖,学者尊为亭林先生。明末清初的杰出的思想家、经学家、史地学家和音韵学家,与黄宗羲、王夫之并称为明末清初“三大儒”。其主要作品有《日知录》、《天下郡国利病书》、《肇域志》、《音学五书》、《韵补正》、《古音表》、《诗本音》、《唐韵正》、《音论》、《金石文字记》、《亭林诗文集》等。

顾炎武

一代功令开,一代人材起。虽生云礽朝,实增祖宗美。日开国之留,其言在青史。何代无先君,何时无哲士。煌煌祖宗心,斯人独称旨。天姿若麟凤,宏加以切劘。稽古有遥源,遵王无覂轨。在昔与先民,三称口容止。少壮心力殚,匪但求荣仕。有高千载心,为本朝瑰玮。人或玷功令,功令不任诽。屋漏胎此心,九庙赫在咫。天步其艰哉,光岳钟艰恃。盲气六合来,初日照濛汜。抱此葵藿孤,斯人拙无比。一夫起锄之,万夫孰指使。一夫怒用目,万夫怒用耳。目怒活犹可,耳怒杀我矣。去去亦何求,买山请归尔。不先百年生,难向苍苍理。著书落人间,高名亦难毁。其言明且清,胡由妒神鬼。大药可延年,名山可送死。死生竟何憾,将毋九庙耻。——清代·龚自珍《自春徂秋偶有所触拉杂书之漫不诠次得十五首 其九》

自春徂秋偶有所触拉杂书之漫不诠次得十五首 其九

枇杷花底晓霜清,相送郎行一曙星。喔喔邻鸡声不断,摇鞭应过短长亭。一重帘隔是天涯,帘外漫漫杨柳花。乱扑人衣与人面,不知吹落在谁家。妾家本在小长干,过得江来春又阑。欲将一书凭雁足,梦魂先到楚云端。——清代·顾铤《别调曲》

别调曲

者溟濛、江云岳雨,是谁招我来住。空桑三宿犹生恋,何况三年吟绪。来又去。可题遍、莲花六六峰头路。幽怀更苦。问官阁梅花,谁家公子,来咏断魂句。眠餐好,多谢濒行嘱咐。吾家有妹工赋。相思咫尺江关耳,切莫悲欢自诉。君信否。只我已、年来习气消花絮。词章不作。倘绝业成时,年华尚早,听我壮哉语。——清代·龚自珍《摸鱼儿 够亥六月留别新安作》

摸鱼儿 够亥六月留别新安作

清代:龚自珍

者溟濛、江云岳雨,是谁招我来住。空桑三宿犹生恋,何况三年吟绪。

来又去。可题遍、莲花六六峰头路。幽怀更苦。问官阁梅花,谁家公子,来咏断魂句。

眠餐好,多谢濒行嘱咐。吾家有妹工赋。相思咫尺江关耳,切莫悲欢自诉。

君信否。只我已、年来习气消花絮。词章不作。倘绝业成时,年华尚早,听我壮哉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