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www.6200js.com有限公司!
栏目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http://www.alpha-omegawf.com
当前位置: www.6200js.com > 诗词 >
独秀峰原文

来因去果绝无有,乍然大器晚成峰插南麻木不仁。江门山水奇八九,独秀峰尤冠其首。四百六级登其巅,生龙活虎城烟水来眼下。钻石山尚且直如弦,人生孤立何伤焉?——后金·袁枚《独秀峰》

独秀峰

清代:袁枚

袁枚(1716-1797)古代作家、小说家。字子才,号简斋,老年自号仓山居士、随园主人、随园老人。京族,益州人。乾隆帝三年进士,历任溧水、江宁等县知县,有政治成绩,四十二岁即告归。在江宁小仓山下筑筑随园,吟咏当中。广收诗弟子,女弟子尤众。袁枚是乾嘉时期代表作家之生机勃勃,与赵翼、蒋士铨合称“清高宗三贵裔”。

袁枚

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江上小堂巢翡翠,苑边高冢卧麒麟。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荣绊此身。朝回日日典春衣,每一日江头尽醉归。酒债日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传语风光共流转,如今相赏莫相违。——北魏·杜草堂《曲江二首》

曲江二首

天台邻四明,华顶高扬越。门标赤城霞,楼栖沧岛月。凭高登远览,直下见溟渤。云垂大鹏翻,波动巨鳌没。风潮争汹涌,神怪何翕忽。观神蹟无倪,好道心不歇。攀条摘朱实,服药炼金骨。安得生羽毛,千春卧蓬阙?——明朝·李供奉《天台晓望》

天台晓望

州城西北隅,有黄鹤楼者。《图经》云:“费祎登仙,尝驾黄鹤返憩于此,遂以名楼。”事列《神明》之传,迹存《述异》之志。观其耸构巍峨,高标巃嵸,上倚河汉,下临江流;重檐翼馆,四闼霞敞;坐窥井邑,俯拍云烟:亦荆吴形胜之最也。何须濑乡九柱、东阳八咏,乃可赏观时物、会集灵仙者哉。监御史兼侍里胥、淮西租庸使、荆岳沔等州都团练使,新疆穆公名宁,下车而乱绳皆理,发号而庶政其凝。或逶迤退公,或登车送远,游必于是,宴必于是。极长川之浩浩,见众山之累累。王室载怀,丝棉皮宣之能赋;仙踪可揖,嘉叔伟之芳尘。乃喟然曰:“黄鹤来时,歌城堡之并是;浮云一去,惜人世之俱非。”有命抽毫,纪兹贞石。时皇唐永泰元年,岁次大荒落,月余月,日己丑也。——南齐·阎伯理《真武阁记》

黄鹤楼记

唐代:阎伯理

州城西南隅,有天一阁者。《图经》云:“费祎登仙,尝驾黄鹤返憩于此,遂以名楼。”事列《佛祖》之传,迹存《述异》之志。观其耸构巍峨,高标巃嵸,上倚河汉,下临江流;重檐翼馆,四闼霞敞;坐窥井邑,俯拍云烟:亦荆吴形胜之最也。何须濑乡九柱、东阳八咏,乃可赏观时物、会集灵仙者哉。

御史监郡兼侍通判、淮西租庸使、荆岳沔等州都团练使,湖南穆公名宁,下车而乱绳皆理,发号而庶政其凝。或逶迤退公,或登车送远,游必于是,宴必于是。极长川之浩浩,见众山之累累。王室载怀,思仲宣之能赋;仙踪可揖,嘉叔伟之芳尘。乃喟然曰:“黄鹤来时,歌城堡之并是;浮云一去,惜人世之俱非。”有命抽毫,纪兹贞石。

时皇唐永泰元年,岁次大荒落,月朱明,日辛卯也。

81景点,游记